菜单 menu

【南方艺见】坚持“画真山水”,郝鹤君期待“写生到90岁”

录入时间: 2018-11-06

“登山则情满于山,观海则意溢于海”,这句话在郝鹤君的山水画中表现得尤为突出。郝鹤君的画,充满着蓬勃生机。他在写生中写实,在写实中写意。他写出自己的生命意志,写出胸中的万千丘壑。


作品《山中一夜雨》

郝鹤君是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授。他曾受教于关山月、黎雄才等大师,几十年来坚持“画真山水”的艺术追求,以传统笔墨为山河大地立传。


郝鹤君 著名画家
 
然而,写生对山水画创作的价值,国画界也是存在争议的。不久前,借郝鹤君将台湾写生系列作品悉数捐赠广东美术馆的契机,艺见君有幸和这位八旬老人一席长谈,听他分析写生对传统国画创作的意义,他还期望“争取跟大家一起写生到90岁”。


作品《台中中山公园》

在写生中消化吸收技法

艺见君:您一直强调“画真山水”的重要性,多年来深入太行山写生。您是如何看待国画界关于“写生对山水画创作价值”的争议?

郝鹤君:我认为写生是有几个阶段的:首先是掌握工具,运用笔墨的规律把对象表现出来,是客观的技能练习;然后再去画一些景物,将对象的形态和空间表现出来,这里技术的成分多一些,同时也要求将感情适当地注入进去,将对象打动你的地方表现出来;再往后,就要对对象进行增减,把主观感受表现得更加充分,这往往需要离开对象,甚至需要消化其他资料之后再画出来。写生和创作的界限,有时是分不清的。


作品《高原金秋》

我强调“画真山水”指的是要有真的依据,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。当然,写生的长处有时也会成为短处。有些学生看到对象会画、但离开对象就不会了。无论国画还是西画,都会有这个毛病,但它不是写生本身的毛病。画家自己要学会变通。

在写生的同时,我也会尽量阅读相关的材料。我以前带学生去洞庭湖写生,建议学生要看看《柳毅传书》,这些虽然是传说,但是与当地的文化有联系。《柳毅传书》中,为什么洞庭君很温和?因为洞庭湖没有大风大浪。为什么钱塘君脾气暴躁?因为有钱塘江大潮。

当然,艺术最后都是要靠作品说话,只有得到观众认可,能打动人,艺术主张才能成立。

艺见君:多年来,您一直坚持到太行山写生,太行山也成为您最鲜明的创作符号。您如何用从广东学到的传统笔墨来描绘北方山水?

郝鹤君:我是山西人,出生在太行山下。虽然我小时候在老家生活还不到10年,但父辈、祖辈留下的乡情、乡愁,是深入到骨子里去的。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我创作的立足点就在太行山。


作品《春满太行》局部

一开始,我在老家附近的山区写生,表现更多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,笔下太行山的基调是苍凉的。在深入了解当地的历史之后,再看太行山与原来的感觉也不同了,这一带的山脉更加雄伟。我对太行山的认识,也经历了一个从感性到理性、再到感性的过程。


作品《老家的太行山》,滑动画面,欣赏全图

在关山月、黎雄才等先生的教导下,我学会了用传统的笔墨来描绘现实景物,岭南美术比较突出的特点,就是用传统笔墨把对象表现得很准确与生动。

在描绘北方山水的过程中,我注重在写生中消化吸收老师的技法,自己领会,活学活用。中国画如同武术一样,经常会有一些总结性的技法,相当于套路,但是如果完全模仿这个套路,不分对象,死板教条去学,也学不好。


作品《华山下棋亭》

关山月先生曾经和我说过,岭南画派并不是笔墨的传承、是精神的传承,包容与革新的精神才是最重要的。我认为,这是符合艺术创作规律的。艺术创作如果不反映时代,很难在历史上站得住。

开创性以国画抒写台湾山水

艺见君:上世纪90年代,您在台湾写生之旅创作了50幅作品,这批作品有哪些艺术特点?这次创作经历在您的艺术生涯中有怎样的独特意义?

郝鹤君:台湾是海洋性气候,空气清新,碧水蓝天,颜色明丽。我去台湾之前,大陆画家到台湾画油画是有先例的,但用国画表现台湾的山水则很少见。


作品《东亚之光》

台湾的山水很难单用墨色去表现,所以这批作品我在用色上花了不少功夫,这批作品的基调我采用了明艳亮丽的颜色。比如古人画海浪是用勾线表现的,而我画的翡翠湾,海水是蓝色的,树木是绿色的,轮船是红色的,对比很强烈。

在台湾当地画家的带领下,我们去了很多游客看不到的地方。台湾的日月潭很多人知道,是一个高山湖泊,分为两部分,一部分是圆的,一部分是弯的,用油画很难画出全貌,中国画的好处是边走边看,把看到的想到的都能表现出来。


作品《合欢山》

我们去了两次日月潭,在文武庙、涵碧楼等能看到全貌的景点都去看,画过速写,最后才构思成功《日月潭》这幅作品,既有高处的全貌,也有局部的不同视角,画出了日月潭的前后左右。


作品《日月潭》

一个地方不能光看表面,需要横向、纵向、立体地去了解它,这样你表现的地方才能是一个生动的地方。我每去一个地方写生,有关的材料事先都尽量能读一读。


作品《拉拉山神木》

艺见君:您一直十分珍视这批台湾写生作品。这次却把它们悉数捐赠广东美术馆,这是基于哪些考虑?

郝鹤君:用国画的形式系统、完整地描绘台湾的山水,此前这样做的画家是很少的。这批作品不仅记录了台湾的自然风光,还有许多历史人文景观,包括台湾不同历史时期的风貌,比如赤嵌楼、路思义教堂、明延平郡王祠、无为草堂等,这都是中华民族的人文景观,反映台湾与大陆的血浓于水的文化联系。因此,我觉得无论从文化价值、还是历史意义来说,这批作品完整地由国家来收藏,是它们最好的归宿。


作品《无为草堂》

艺见君:刚刚在广东美术馆闭幕的“大地行踪——郝鹤君山水画展”是对您从艺60年的创作历程进行了一次小结。您对自己的艺术创作还有哪些期许?

郝鹤君:我今后的立足点还是太行山,希望从笔墨形式和表现深度上,尽量往前再跨一步。只要身体条件允许,我会继续去太行山写生。我说过:“我争取跟大家一起写生到90岁”。当然,我知道自己许多想法还是要在实践中调整,所以没有很明确的计划,只能够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


作品《太行深秋》

古今中外很多画家都有自己情有独钟的东西,或者说是他们的“艺术根据地”。他们对当地研究得很深,也培养起很深的感情,积累了很多素材,也一直在探索新的表现手法。

对我来说,这个“根据地”就是太行山。画家年轻的时候,无论是知识面还是写生创作,覆盖面可以广一些;到了晚年,要尽量集中精力在某个点上,才可以发掘得更深。


作品《太行山颂歌》

我希望这次展览回归展览的本来面目,所以我不设开幕式,而是邀请我的老师、同学和学生,都来大胆提意见,这样才能取得进步。

统筹 | 李培
记者 | 宋金绪 杨逸 实习生 沈凡佳
图片 | 由受访者提供
编辑 | 梁燕

开放信息

开放时间:每周二至周日900-1700(逢周一闭馆)

每日1630停止入场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二沙岛烟雨路38

咨询电话:020-87351468

免费参观:观众凭有效证件入场参观

团体参观:10人以上团体请提前两个工作日进行电话预约,并按约定时间凭确认短信入场参观

热门文章
图片新闻